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zhiteachina的博客

草原的教育的草原

 
 
 

日志

 
 
关于我

草原的教育的草原,就是草原的教育的草原。体制内教者,体制外歌者。大学学历史专业,曾从事高考历史教学十五年,上过语文课程论研究生班结业,高中心理健康教育省级骨干教师,教过历史、政治、地理,在教师培训中心讲过学校教育管理。汶川地震那年评为省优秀班主任,这五年写过一本书,和500多首诗歌。

网易考拉推荐

【教育“史”话】《涿漉教育近痛的蛛丝马迹》(第一回)  

2016-07-30 23:46:57|  分类: 草原的教育的草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涿漉教育近痛的蛛丝马迹》(第一回)
第1回 错用权力,妥协民粹
7月4日,这份文件发表,时郝金纶局长在任上。矛盾已经以教科局妥协而暂时化解。政府教育行政主管部门以正式红头文件形式成文,内容却是:致全县学生家长的一封信,本身就匪夷所思。这份文件,明眼人都能看出,实际上是全面停“改”,在课改与传统之间二选一,主管局、县政府都扛不住,指望个把校长顶风违“纪”,把自己和学校握在风口浪尖上?已无大可能。
文件中说:“学校家长可以自主选择教学模式”,这是什么话?学校决定还是家长决定?抑或是学校家长共同决定。如若是后两者,明显已涉嫌违法。《河北省普通中小学管理规定》、《河北省民办教育条例》、《河北省义务教育办学标准(试行)》等法律法规都明确承认学校办学自主权、校长负责制及校长对学校教育教学及其他事务的管理和领导权。教科局一纸文件就明确学校家长对学校教育教学事务的选择权,实际上是执法机构的违法行为。
【教育“史”话】《涿漉教育近痛的蛛丝马迹》(第一回) - 草原的教育的草原 - shizhiteachina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