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zhiteachina的博客

草原的教育的草原

 
 
 

日志

 
 
关于我

草原的教育的草原,就是草原的教育的草原。体制内教者,体制外歌者。大学学历史专业,曾从事高考历史教学十五年,上过语文课程论研究生班结业,高中心理健康教育省级骨干教师,教过历史、政治、地理,在教师培训中心讲过学校教育管理。汶川地震那年评为省优秀班主任,这五年写过一本书,和500多首诗歌。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德里克:国学不等于儒学》  

2016-06-01 17:57:50|  分类: 草原的教育的草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德里克:国学不等于儒学》

文章来源:凤凰网


在其新作《后革命时代的中国》一书中,德里克明确反对目前中国研究中的狭隘主义,试图在方法论上将中国“世界化”(“worlding”China),“将中国纳入世界,并将世界纳入中国。”

承认中国的问题是现代的问题将为欧洲现代性的矛盾提供启迪

德里克从“欧洲现代性”作为意识形态霸权衰落的角度分析当下民族历史意识的复兴。他指出,欧洲现代性从一开始就否认了他者的历史,现代化话语的一个根本出发点,就是现代与传统的二分。民族主义一方面是现代性的产物,另一方面民族的成立需要历史赋予意义,这样一来,“民族书写”和现代性对传统的否定发生了矛盾。

二十世纪的中国和其他地方一样被现代性观念主宰,而在过去三十年间,“霸权”发生了变化,过去那种认为“传统” 造成亚非拉国家落后的原因的观念被取代,新的观念认为传统非但不是造成落后的原因,而且还可能成为“替代性现代性”(alternative modernities)的资源。“中国模式”的理念给予那些想追求现代性又不想放弃传统的人一种启发。

德里克反对那种认为中国还没有完成现代性的观点,因为这一观点建立在对现代性的狭隘解读以及对现代性内在矛盾的无视之上。

他指出,欧洲现代性在自我呈现时往往把欧美历史发展中所产生的价值作为现代性的象征,并以此衡量非欧美社会的现代性。与之相对的是实践中存在的种种矛盾:基于阶级、性别的剥削与压迫帝国主义、殖民主义、狭隘民族主义、种族主义、资本和国家对个人日常生活前所未有的总体性入侵,以及对人类的生态环境具有破坏性威胁的消费发展主义。

欧洲现代性包含着愿景与实践的矛盾,而为实现包括民主、社会公正、人权、人类尊严等价值所代表的现代性愿景的抗争不仅发生在欧美本地,也发生在世界其他地方,中国过去一个世纪的历史正是如此。德里克由此总结道,“如果说在中国这些价值愿景尚未实现,那么可以说他们在欧美社会也没有实现。”

把“孔子”包装成文化品牌无助于中国文化的“普世化”

德里克指出,观念、意识形态、价值和宗教在不同社会文化语境中传播并不新鲜,儒家文化对东亚空间形成的影响也是其中的一例,而欧洲现代性的特殊性在于它遍布全球,伴随着资本主义政治经济模式的全球化对当今世界的所有社会产生深刻影响。

在德里克看来,“中国模式”和其他热衷复兴传统的社会对“替代性现代性”的提倡之所以不能突破地区局限走向“普世”主要是以下原因造成的:试图以自己的霸权主宰其他与其竞争的“传统”,在文化层面固执于民族特性以及由有着深刻欧美文化烙印的全球资本主义经济赋权的事实。

国学不等于儒学,多元国学观应包括革命的理念

关于当下的“国学热”,德里克的观点是儒学的复活和国学的复兴应该被理解为有重叠、但不一样的发展。他指出,在中文里,儒教(教授儒学)和儒学(关于儒的研究),比英文confucianism更加精确地表达出儒家学术和政治的多元性,儒家的复兴本身也是多元化的。而把国学等同于儒学是反智的。“国学”这一观念源自日语的kokugaku, 被理解为“本土主义”,在二十世纪的历史上,“国学”包含的意义比儒学研究宽泛,其中就包括很重要的道教和佛教。将国学等同于儒学抹杀了国学的多元性。

多元化的国学观应该包括革命的理念,其中最为重要的是马克思主义。而儒家价值中的勤勉、节俭、纪律、重视教育、尊重等级、对“成功”的追求在发展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德里克对儒学复兴持批判性的态度,但他批判的对象并非儒学遗产,而是儒学用来服务于国家或阶级权力,或沦为资本主义发展的工具。他进一步指出,新自由主义经济下的消费文化正在一个根本的、日常生活的面向上改造着大众文化。如果不处理消费文化问题,儒学复兴能否有长远影响也是值得怀疑的。

德里克认为,新儒家从其他哲学体系提供的视角重新解读儒家遗产没有问题,相反,民主的理念可以对抗过去那种皇家精英式的儒学,而儒学的理念可以用来制衡民主制度将社会原子化的倾向。

中国当下关于“天下”的讨论没有超越民族主义

德里克对福山所代表的新自由主义者对“中国模式”的评价表示了质疑,他指出这一模式所包含的等级化的、反民主的管理方法或许的确适合新的经济结构,但“中国模式”的内涵尚不明朗,很难预测未来会发生什么。

就目前对“天下”体系的讨论,德里克指出这是针对在当今世界的危机以及威斯特伐利亚合约体系这一“国际关系”的局限找寻替代性方案的一种尝试。遗憾的是,目前很多关于“天下”的讨论与民族主义的诉求绞在一起,而“天下” 本身的意思是要超越民族主义的。

德里克指出现在提出“天下”不是在复制传统的“天下”观,而是在效仿美国的世界观。而事实已经证明,美国帝国主义只能引起其他国家或地区的不信任、敌对和反抗。因此,在一个温和、开放的的态度取代现在的民族主义之前,“天下”方案只会被视为另一种形式的帝国主义而遭遇挫败。

德里克最后强调,没有理由设想“西方”秩序将会被“中国”秩序取代,对于世界其他国家和社会来说,他们可能二者都不欢迎。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