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zhiteachina的博客

草原的教育的草原

 
 
 

日志

 
 
关于我

草原的教育的草原,就是草原的教育的草原。体制内教者,体制外歌者。大学学历史专业,曾从事高考历史教学十五年,上过语文课程论研究生班结业,高中心理健康教育省级骨干教师,教过历史、政治、地理,在教师培训中心讲过学校教育管理。汶川地震那年评为省优秀班主任,这五年写过一本书,和500多首诗歌。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刘朴兵:番薯的引進與傳播  

2016-01-18 09:43:53|  分类: 高中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番薯的引進與傳播

(发表于《中华饮食文化基金会会讯》(台湾)2011年第4期)

安陽師範學院歷史系   劉朴兵

    番薯(Ipomoea batatas Lam),又名甘薯、紅薯、白薯、金薯、朱薯、玉枕薯、紅苕、紅芋、山芋、地瓜等,旋花科甘薯屬栽培種,一年生或多年生藤本植物,原產於美洲的墨西哥和哥倫比亞。宋元以前中國文獻中屢見“甘薯”的記載,但那時所說的甘薯是藷蕷科植物的一種(Dioscorea)。旋花科的番薯自明萬曆年間(西元1573~1620年)引進中國後,因其形似原有藷蕷科的甘薯,人們也常常將其稱為甘薯,久而久之,甘薯一詞幾為旋花科的番薯所獨佔。

    一、番薯的引進

    一般認為,番薯最初引入中國的途經有三:一是從印度、緬甸引入雲南。據萬曆四年(西元1576年)的《雲南通志》記載,當時雲南的臨安、姚安、景東、順寧四府已有番薯的種植了,這是中國栽種番薯的最早記錄;二是從越南引入廣東。光緒十四年(西元1888年)的《電白縣誌》記載,吳川名醫林懷蘭將番薯從交趾(今越南)引入該地。民國九年(西元1919年)廣西《桂平縣誌》記載,林懷蘭攜薯種歸,時間在明萬曆年間。另據宣統三年(西元1911年)的《東莞縣誌》記載,陳溢於萬曆八年(西元1580年)從越南引入番薯;三是從菲律賓引入福建。據陳世元的《金薯傳習錄》記載,閩縣人陳振龍從呂宋(今菲律賓)引進番薯,初種於今福州南台。據周亮工的《閩小記》記載,番薯是閩人從呂宋引入漳州的。另據陳鴻的《莆變小乘》記載,泉州人在明天啟年間(西元1621~1627年)從外國引進番薯。以上有關最初引入番薯的記載大致是可信的,說明番薯的引進不是一時一地的偶然事件。

    中國人在引進番薯時還有一些冒險經歷。光緒《電白縣誌》記載,林懷蘭以高超的醫術治好了交趾國公主的疾病,國王大喜,賜給他熟番薯吃。林懷蘭想把這種生熟皆可食用的番薯引入中國,於是要求吃生番薯,國王賜給了他一塊,他吃了一半,便把剩下的半截偷偷地藏在了懷中。當時交趾國嚴禁番薯外傳,林懷蘭攜薯離開交趾時被一關將查出,此將曾得重病被他醫好。放林懷蘭攜薯過境,是對國王的不忠;不放,更是對恩人的不義。關將思索片刻,為酬謝救命之恩,遂允許林懷蘭攜薯出境。林懷蘭出關後,關將便自殺謝罪了。清乾隆時,電白縣人崔騰雲率鄉鄰在本縣霞洞鄉建番薯林公廟,以紀念林懷蘭和放林懷蘭攜薯回國的交趾關將。陳世元《金薯傳習錄》的說法是,西班牙統治下的呂宋,人們嚴禁薯種外傳。陳振龍回國時,把薯藤秘密纏在纜繩上,表面塗以污泥,航行七日抵達福建。為紀念陳振龍,後人還在福建烏石山海濱設立“先薯祠”。明代徐光啟《農政全書》的記載大致相仿,說是將薯藤絞入汲水繩中,騙過了海外人,薯藤才得渡海而來。周亮工《閩小記》的記載是將一小截薯藤藏於小盒中回國的。這些故事都說明中國人引進番薯之不易。

    二、番薯的傳播

    番薯引入中國後傳播很快,在明代後期數十年間,福建、廣東就廣為種植,江浙也開始發展。從清初到乾隆年間,除甘肅、青海、新疆、西藏、內蒙及東北三省未見有關番薯的記載之外,其他各省都已種植。由嘉慶至道光,番薯的種植在各省區向縱深發展,逐漸成為中國主要糧食作物之一,在社會經濟中占重要地位。

    (一)番薯傳播的路線

    番薯傳播的路線可分為西、中、東三路。西路以雲南的景東、順寧為起點;中路以廣東的電白、廣州為起點;東路以福建的泉州、長樂為起點。其中,東路是番薯傳播的主力軍,即中國大多數省份的番薯都是由福建傳出的。

    作為番薯首先傳入的省區雲南,因地處邊遠,與內地交通極為不便,就對國內推廣而言,西路番薯傳播的重要性不大。番薯在雲南、貴州兩省廣泛傳播後,向北發展,傳播至四川西南部,川西南的番薯種植時間早於四川其他地區,即是此傳播路線的明證。

中路番薯的傳播又可分為三支線。一是從韶關東趨南雄過梅嶺、大餘,經江西贛州而達南昌高地;二是從廣州、韶關經坪石越南嶺而達湖南郴縣、衡陽、長沙、岳陽、湖北武昌以及河南的南陽盆地。湖南把番薯稱為“粵蕷”即是此傳播線路的證明;三是從廣州沿珠江西上,深入廣西、貴州。

    東路番薯的傳播從泉州、長樂沿海道直達山東、河北、河南、陝西各省。其中玉環島、溫州、台州、鄞縣、舟山、上海等都是番薯傳播的節點。其次序總的來說是次第北上的,但交通、經濟、文化等因素也常擾亂其次序,如上海早在明末徐光啟就從福建三次引進薯種,在松郡七縣種植,而南面的鄞縣、舟山要晚至康熙年間才由陳世元傳入;又如康熙、乾隆年間山東、河南早已遍植番薯,也是繞過浙江、江蘇徑直從海道北上的。

   (二)番薯傳播的特點

    縱觀番薯在中國的傳播史,我們發現番薯的傳播有以下幾個特點:

    第一,糧食供應緊張地區先於種植。番薯從明代後期傳入中國以後,至清代鴉片戰爭前的一百多年間在全國範圍內得到了迅速地傳播,主要原因是這一時期中國人口激增,各地普遍存在人多地少,耕地不足,食物供給緊張的問題。形勢迫使著人們尋求能更有效地利用土地的高產作物。番薯畝產可達數千斤,極少有糧食作物可與之匹敵,番薯的大面積種植對緩解因人口激增而引起的糧荒起了很大作用。越是人口稠密、糧食供應緊張的地區,番薯的傳播也越容易,傳播的速度也越快。如華北平原、關中平原、晉南谷地等黃河中下游地區人口密度很大,糧食供應不足,經過康熙、乾隆兩代的給種教藝,番薯很快遍種於該區,至鴉片戰爭之前這裏已成為中國一個特別重要的番薯分佈區。而四川、湖北、湖南、江西、江蘇、安徽等省的江湖平原地帶,土地肥美,糧食豐足,鴉片戰爭之前該地區南北早已番薯廣布,可是這裏卻很少有番薯種植。只是到了同治、光緒以後由於全國糧食全面告匱,該區大米又得源源外運至北方的京津和南方的廣州等地,番薯才姍姍來遲地在該地區落戶。

    第二,山區先於種植。番薯適應性很強,耐瘠、耐旱,在一般糧食作物難以生存的貧瘠土壤、深山乾旱地區均可栽種,因此,番薯和玉米一樣特別受到山區人民的青睞。中國番薯的傳播多呈現由山區向平原發展的特點,如江南丘陵區番薯的種植早於長江中下游平原區的種植,川西山地番薯的種植早於四川盆地的種植,豫西山地番薯的種植普遍早於豫東平原的種植,陝南山區種植番薯的時間也早於關中平原的種植。

    第三,在平原地區水陸交通要道附近先於種植。以北方的山東省為例,漕運要衝的德州引種番薯的時間較早。陳樹平先生認為,德州大約在乾隆十一、二年(西元1746~1747年)開始種植番薯,四、五年間就推廣了。乾隆十七年(西元1752年),山東泰安府、濟甯州、曹州府钜野縣、兗州府甯陽縣、東川府館陶縣等地開始種植番薯,而這些州縣也大半在京杭大運河沿線。

    第四,災荒促進了番薯的傳播。番薯生長期短,薯藤易成活,農民常常將它在常規作物失敗後種植,對抗災救荒起著十分重要的作用。番薯在許多地區的大規模推廣,多與災荒有直接關係。番薯初引入中國時,正遇上福建大旱,長樂縣人陳經綸(陳振龍之子)建議巡撫金學曾讓人們種番薯以度饑荒。金學曾命陳經綸覓地試種,試種成功後予以推廣。此後,番薯便在福建迅速傳播開來,時人為了感謝金學曾,還將番薯改稱為金薯。萬曆三十六年(西元1588年)長江下游發生早災,徐光啟托人從福建莆田把薯藤運到上海栽種,番薯開始在上海附近傳播開來。乾隆五十年(西元1785年)河南發生的大旱災也促進了番薯在該省種植的較快發展。

    (三)影響番薯傳播的主要技術因素及解決辦法

    影響番薯在中國傳播的主要技術因素有二:一是薯種如何在寒冷的北方越冬。番薯原產於熱帶,薯塊懼濕怕凍。據今人研究,薯塊貯藏溫度應保持在10~15攝氏度之間,溫度過高或過低,薯塊皆易壞爛,而中國淮河以北一月平均氣溫在0攝氏度以下。因此,番薯要在中國北方傳播必須解決薯種如何越冬問題。早在明代末年,農學家徐光啟就提出了“窖藏法”來解決這一問題,但這一方法在全國的推廣進展緩慢,直到乾隆年間北方才普遍採用“窖藏法”;二是春季如何提早育苗。薯苗的萌發溫度在20~35攝氏度之間,而四、五月春種時節中國江南大部分地區的氣溫多低於此,更不用說廣大的北方了。因此,番薯要突破四時無霜的閩粵地區北上傳播,必須解決春季提早育苗問題。人們從早期的苗圃襯灰、鋪草到後來的堆粪、火坑等技術,逐漸解決了番薯春季提早育苗問題。清代乾隆年間,隨著薯種越冬和育苗技術的成熟,在北緯40度以南的中國大部分地區,番薯得到了大面積的推廣。1949年之後,由於栽培技藝的進步,北緯40度以北的中國東北、西北地区也可栽種番薯了。目前,除高寒的青藏高原外,全國都有番薯的種植。1985年中國是世界最大的番薯種植國,種植面積達9255萬畝,約占世界當年番薯總種植面積的61%。

    三、番薯的引進與傳播對中國飲食文化的影響

    番薯的引進和傳播對中國飲食文化產生了重要影響,主要表現有二:

    第一,番薯的引進和傳播增加了中國糧食的總產量,緩解了明末以來中國人口迅速增長所造成的糧荒。首先,高產的番薯大大提高了單位面積糧食的產量;其次,由於番薯即使在乾旱貧瘠的土地上也能生長,番薯的推廣使中國廣大的山地、丘陵得到了開發,特別是使山東、江蘇和東南沿海各省濱海沙地得到了利用,中國的耕地面積大大增加;最後,番薯的引進和推廣也豐富了中國多熟種植和間作套種的內容,如清末民國時期,華北、華南地區流行棉花與番薯間作,四川地區流行油菜與番薯間作等。番薯與其他農作物的間作套種,增加了復種指數,提高了土地的利用率。這一切,都使社會能夠提供比以前更多的食糧,有助於緩解明末以來人口迅速增長所造成的糧荒。

    第二,番薯對於充實中國人的膳食結構、增強營養素的平衡、提高中國人的體質發揮了重要作用。番薯的引進增加了中國糧食作物的品種,使中國人的膳食結構更趨多元化,也更趨合理。番薯的種植大大地改善了中國澱粉的供給狀況,促使粉條、粉絲這類食品大量出現,甚至帶動某些顯示地域特徵食品的形成,如東北的豬肉燉粉條、豫北的炒皮渣、扁粉菜等。番薯還廣泛用於造酒、制糖。有些地方的人們還開發出以番薯為原料的菜肴,如豫菜中的炒紅薯泥、拔丝紅薯。可以說,番薯大大豐富了中國人的飲食生活。紅皮番薯中還含有豐富的維生素A,這在大部分中國人的飲食當中是很稀少的,它對幫助治療眼疾作用很大。美國學者尤金·N·安德森認為,番薯自引進以後的約400年間,它可能已拯救了好幾百萬人的眼睛。西安烹飪學院的王子輝先生認為,日常吃一部分番薯,可提高人體蛋白質的利用率。因為番薯的營養雖不十分全面,但其蛋白質對平衡人體營養有其特殊作用,那就是對麵粉蛋白質的營養缺乏具有顯著的彌補效果。大米蛋白質的營養雖高於麵粉,但仍需由番薯蛋白質來彌補,才可提高大米主食的價值。可見,番薯對於增強人體營養素的平衡、提高人的體質發揮了重要作用。

  

參考文獻:

[1]陳樹平,《玉米和番薯在中國傳播情況研究》,《中國社會科學》1980(3)。

[2]王子輝:《明代引進的農作物對中國飲食的影響》,《中國烹飪研究》1997(3)。

[3][美]尤金·N·安德森,《中國食物》(馬孆 劉東譯),江蘇:江蘇人民出版社,2003。

[4]王思明,《美洲作物的傳播及其對中國飲食原料生產的影響》,《第八屆中國飲食文化學術研討會論文集》財團法人中國飲食文化基金會,2004。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