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zhiteachina的博客

草原的教育的草原

 
 
 

日志

 
 
关于我

草原的教育的草原,就是草原的教育的草原。体制内教者,体制外歌者。大学学历史专业,曾从事高考历史教学十五年,上过语文课程论研究生班结业,高中心理健康教育省级骨干教师,教过历史、政治、地理,在教师培训中心讲过学校教育管理。汶川地震那年评为省优秀班主任,这五年写过一本书,和500多首诗歌。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三秦之地  

2014-12-29 16:08:16|  分类: 草原的教育的草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伟光《三秦之地》


许久没有乘火车旅行了,那种于火车中消遣着过眼风景的惬意几乎已淡忘。今年初冬去西安开会,我特意不乘飞机,目的就是为了寻回这往日的感觉。

火车在深夜中穿越,窗外一片大黑,黎明时分,在阴霾大起的原野里经过了三门峡,再行不远便是閿乡了。閿乡即今天的灵宝县,它南依秦岭,东靠函谷,西连潼关,且贯通东西铁路、南北水路,不要小看了这个地方,这可是兵家必争之地啊!

火车一路向西,不时地穿过隧洞,驰于原野、山丘间。随着火车的奔驰,黄土高原的气息渐渐地浓了起来。在土坡彼伏的黄土堆中,见一处处窑洞,这些洞均没有门窗,开口也很小,依靠山势和沿沟不规则地排列着。黄土高原的土,直立性很强,极难渗水,很适宜开掘窑洞,对于当地的男人来说,人生最大的愿望莫过于开建几孔窑洞,以筑巢娶妻,传宗接代。但此处的窑洞却不显一点人间烟火,不知是作何用的。这些窑洞在黄土蔓起的坡崖之间散散落落,萧寒的初冬使它更显得没了一点生气。

火车穿过一处水渠,见头顶之上的渠口处,三两农夫簇在一起,他们身穿黑色棉袄,面露闲散,好像正在闲扯着什么。在这难见人烟的山沟之中,突地冒出几个人来,这情形倒是蛮有意思的。

火车经潼关、渭南渐近西安了。由于火车晚点,等到了西安,阴霾之天渐渐沉了下来,不一会儿下起了小雨,小雨夹着冷风,还有饥腹,真正感到有点饥寒交迫的滋味了!

这次来西安,是为了召开由我们主办的中国第18届雕塑论坛。入会的专家学者百余人,加上学生大约有几百人之多。大家围绕着抽象问题展开交锋,历时两天毫无厌倦之意,论坛主持人之一,著名学者孙振华认为:此次论坛的学术氛围在中国是不多见的。许多专家也有同感,得到学界赞誉,我的心里自然甚感快慰。

次日,乘大巴前往凤翔,凤翔位于西安以西的宝鸡境内,古称雍,属秦地,去凤翔是要考察这里的泥塑。坐在大巴上,眼前的景致虽迅疾更迭,但却甚是单调。初冬的田野一片萧寂,剩下的一点残绿,也即将消失。雾霾之下,只有挂着柿子的树,分外惹眼,它鲜亮地点击着这衰败的大野。在早晨的阳光都难以穿射的昏朦之中,这橙红的颜色更是显得十分耀眼,这耀眼的橙红特别地使我感到金贵。

路牌一阵阵地迎面扑来,咸阳、武功、扶风、岐山等地名令我感到亲切,眼下虽看不到一丝汉唐之气,但这些地名似乎仍在释放着一点逝去的信息。因为这里毕竟是炎帝生息、周室肇基,秦皇争雄、汉武纵横的地方啊!

望见远远的山,连绵不断。奇怪的是群山无峰,皆呈平顶。一问方知,这不是山,而是“塬”,是黄土高原因流水冲刷而成的地貌。它积土而成,中无顽石,四周陡峭,顶端平坦,平坦的地方大的都能容下一个城市。

渐渐靠近塬了,巴士沿山塬盘旋,好一会,眼前陡然开朗,原来已到了凤翔塬之顶端。此刻,万里无云,白日中天,举目远眺,三秦之地宏貌魁伟。其间秦岭横越、泾渭分明,、气脉沉郁,大塬纵横。稍顷,旷原风骤,片云飞至,一时间,日昏接影暗,茫茫与天平。此情形大有李太白:“乐游塬上清秋节,咸阳古道音尘绝。音尘绝,西风残照,汉家陵阙。”之词意。此中之“西风残照,汉家陵阙”被王国维赞为“寥寥八字,独有千古”。今日到此也大得余嚼古意之兴。

不一会儿,进入一个小村庄,来到了一处称作“艺博苑”的门口,才知道已经到达了凤翔泥塑中心——城关镇六营村。入其院,见庭内熙攘,径入中堂,见堂中稳坐一虎,体态雄硕。此为凤翔泥塑之“座虎”,它双目圆睁,两耳垂竖,蹲踞如钟,伫立如鼎。身披由牡丹、莲花、铜钱组成的纹饰,大彩重涂,通体红光。这种造型很有些商彝周鼎之气,也带有大唐镇墓之兽的味道。有此形制,绝非偶然,秦时,穆公在此称霸,始皇帝在此登基,这里曾发掘出中国最大的古墓——秦公一号大墓,是正儿八经的秦文化发祥之地。至汉,武帝刘彻巡视雍地,获白麟,遂作郊庙歌辞《白麟歌》,以记郊祀之遇。之后曹植、柳宗元、王维、韩愈等历代文豪多有文赋于此,所以说凤翔是很有文化渊源之地。

凤翔的泥塑,初是塑捏为形,如今广泛地运用制模、翻胚工艺。往往是把一个造型从中间平分,然后两相粘和而成,之后再修模,上彩,涂漆。对凤翔的泥塑颇有发言权的是这里有名的胡姓家族——凤翔泥塑代表性传承人,被誉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的胡深之子胡新民,这位先生口若悬河,讲述的泥塑故事滔滔不绝,真是练就了一副好口才,前来参观的人不由地都被他说住了。

三秦之地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三秦之地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泥坯

三秦之地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胡新民在讲大老虎

在这只大老虎的身后,立着好多展柜,多半是十二生肖和财神。样子质朴可爱,其间还有白底素彩的,线条虽精,但装饰于这种朴拙的造型中,则显纤弱,与凤翔的传统泥塑风格大违,经询问才知,这原来是受学院指导的结果。

三秦之地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三秦之地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三秦之地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受学院指导的“民间艺术”

三秦之地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这个村不大,村民以此为业,家家房门大敞,游人可以自由进出,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多一点偶然的收入。走进一户人家,见墙脚下凉着许多泥坯,这种泥,粘性强,取自于塬上,是较深的土层中的,当地人称之为“板板土”。接连去了几家,家家都在忙着制作和销售这些挂虎、坐虎、脸谱、十二生肖、豆豆鼓之类。在一间光线灰暗的屋里,见一戴着灰色鸭舌帽的老汉,面庞瘦硬,他也姓胡,是一位泥塑老手。他正在吸着一种卷烟,其味道有些像雪茄,我虽非烟民,但这种味道实在是不难闻,见我有兴趣,老汉很是高兴,说这是当地的烟叶,烘干后卷起来就可以用了,他一边说,一边为我卷了一支,我很是感动,于是,小心地将之收藏了起来。

三秦之地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残存的老屋

三秦之地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土造的雪茄

三秦之地 - 伟光 - 伟光的博客

我与胡老汉

凤翔泥塑是首批列入国家非物质遗产名录的,这些泥塑虽在工艺上有些变化,但可贵的是它仍然保持住了固有的东西,还是比较地道的。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在这古老所在,却寻不见一丝古老的影子。这里的农舍是清一色按照新农村标准盖起的水泥瓷瓦平房,死板生硬毫无亲切感,更谈不上有什么文脉了,很难让人感到这里是块滋长传统民艺的沃土,反倒使人觉得这里的泥塑好像是从别的地方贩卖来的。这种新农村建设所形成的“景观”真是让人无可奈何。

在回来的路上,路过扶风,饱尝了一顿丰盛的陕西名吃。这些吃食,做工精良,诱人食欲。不觉间,已腹满肚涨,昏昏欲睡,等返回驻地,方从梦中醒来。

                                                                        宋伟光壬辰初冬是于西安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